不负相遇时光

不负相遇时光

更新时间:2021-07-27 15:21:29

最新章节: “好啦,我们赶紧回去吧,我爸还在等着我们呢。”说着陆其琛便拉上林安歌的手朝着陆公馆去了。他昨天晚上便把自己要回国的消息告诉了自己的父亲,他相信现在他一定在焦急的等着自己。果然,林安歌和陆其琛一进门,陆严明便急切的从里面走了出来,“怎么现在才回来,你们飞机晚点了吗?“”看到陆其琛和林安歌两个人走进来

第五十一章 淋雨入院

他只是觉得,若是陆其琛真的昨天晚上在雨中一直站在门口站到天亮的话,要让林安歌知道,她一定会心软,到时候指不定又是怎样的纠缠。

不过现在既然他已经离开了,好像这件事情也总算可以尘埃落定。

此时在医院里,病床上一个昏昏欲睡的人还没有醒过来,点滴瓶里的点滴一滴一滴的往下流着,冰凉的液体缓缓的注进了温热的身体。

陆其琛缓缓的睁开眼睛的时候,也有些惊讶,为什么自己会躺在医院里,当他缓缓的转过头来的时候,却发现身边坐着的人是江初晨。

江初晨一看陆其琛醒了过来,立马站起身来抬手摸了一下他的额头。

“其琛,你总算醒了,从昨天晚上一直发烧到现在烧还没有退,你怎么那么傻啊其琛。”江初晨的表情倒是显得非常的焦急。

“我为什么会在医院里。”陆其琛丝毫都没有因为江初晨担忧的表情而觉得暖心,反而一脸严肃的在向她问询,江初晨的脸上有一丝犹豫,但是立马又换上了一副担忧的表情。

“我昨晚找你有些事情,但是怎么打你电话都打不通,我便问了你公司的人你可能去哪里,你公司的人告诉我说你可能去找林安歌了,我便根据他们给的地址去那边找你了,那么大的雨,你昏倒在人家门口,我当然把你带到医院里来,你整晚都高烧不退,你知道我有多担心吗?”

江初晨早就派人盯着陆其琛了,对于他的一举一动当然都了如指掌,当她知道陆其琛为了找到林安歌竟然在雨中就那样站在别人家的门口,她便立马赶了过去想把陆其琛带回来,没想到过去的时候就发现陆其琛整个人晕倒在门口。

其实陆其琛的身体本来就已经在崩溃的边缘,这几天他一直都在焦虑着,脑子里全都是林安歌的事情,思虑过度加上饮酒,还有不正当的饮食,隐藏在身体里所有的疾病被一场大雨便全都唤醒过来。

陆其琛看了一眼窗外,觉得现在的时间应该不早了,便立马想起身下床,江初晨看到陆其琛的动作立马便拦住了他。

“你要干嘛,你现在还发着烧呢,医生让你静养,你要去哪里呀。”

江初晨看了眼还没有打完的点滴瓶说到。

然而陆其琛却好像丝毫都没有听到江初晨说的话一样依旧强行向下床。

“其琛,我知道林安歌现在跟别的男人在一起让你很受伤,可是你现在身体都这样了,你为什么还要去找她?她已经不要你了,你为什么心里还想着的是她,你能不能替自己着想一下?”江初晨用力的拦住陆其琛,然后大声的对着他说道。

她真的想不明白,林安歌已经那样对他了,他为什么还是这样不死心?

听到江初晨的话,陆其琛突然停止了动作,转头看向了江初晨,“我的事情从今天开始,不需要你来管,离开这里。”很冰冷的语气,说完,陆其琛边角继续下床?

只是他刚刚要站起来的时候,却发现浑身上下都没有任何的力气,踉跄了一下,差点摔倒在地上,幸好江初晨一把将他搀扶住,才让他没有摔倒。

“我怎么可能不管你,我肚子里的是你的孩子,我当然不可能看着你这样堕落下去其琛,你醒醒吧。”江初晨说着,语气中带了一些哭腔。

陆其琛又重新坐到了病床上,他只是觉得自己现在浑身好像都没有什么力气,可能真的是发烧的缘故吧,所以干脆又躺回到了病床上。

看到此时重新躺在床上的陆其琛,江初晨微微松了一口气,只要他不离开医院,就没有办法去找林安歌。

江初晨又微微抬头看了一眼挂在一边的点滴瓶,她特意吩咐医生在里面注射了一些镇静安眠的药物,适当的控制住用量,可以让病人浑身无力。

她就是想要暂时把陆其琛留在医院里而已,如果这个时候让陆其琛去找林安歌的话,她很担心陆其琛说了什么话之后,林安歌便改变主意了。

本来已经闭着眼睛躺在床上的陆其琛,好像突然想到什么似的,睁开了眼睛便四处寻找着什么。

“其琛,你在找什么东西吗?”江初晨立马站了起来。

“我的手机呢。”依旧没有看江初晨,陆其琛继续低头找着自己的东西。

“你的手机昨天晚上淋了雨水已经坏掉了。”

“用你的手机打去公司找我的秘书,让她给我重新准备一部手机送过来,马上。”

听到陆其琛这般命令的语气,陈红只能照做,转身走向自己的包面前拿出手机,照着陆其琛的意思,吩咐了他的秘书。

李秘书接到电话便立马又重新给陆其琛准备了一部手机送到了医院了,她只是在想,陆其琛最近换手机的频率好像有些太过频繁,这才三天换了两部手机。

陆其琛拿到手机的第一件事,就是找了几个人去监视林安歌和纪佑南两个人的生活,如今以他的身体状况,他是不可能去找林安歌了,但是他又实在不放心,让林安歌跟那个男人单独相处,所以只能找个人盯着他们,有任何的情况立马汇报给自己。

挂了手机之后,陆其琛便将手机扔在了一旁的桌子上,觉得脑袋有些昏昏沉沉的,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睡了过去。

江初晨就一直那样坐在床边,看着陆其琛,在她确认床上的人已经睡着之后,这才小心翼翼的绕到了另一边,从桌子上拿起了陆其琛的手机,然后点开通话记录找到了陆其琛刚刚所拨打的电话号码,存到了自己的手机里。

做完这些之后,江初晨又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将陆其琛的手机上的指纹擦掉,又放回了原来的地方。

转头看了一眼病床上的陆其琛,好像睡得很昏沉,江初晨便拿着手机走出了病房。

可能因为要做坏事,心里觉得虚吧,走出病房的江初晨还是忍不住的回头又看了一眼陆其琛,再次确认一下他是否真的睡着了。

然后江初晨边拿出手机,拨通了刚刚陆其琛打的那个电话。

电话响了两声,那头便被人接起来。

“喂,你好,请问你是哪位?”

“我是陆其琛的未婚妻,他刚刚打了一个电话,让你们监视两个人,对吗?”江初晨刻意用了一种很平静很沉稳的语气,对着电话那头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