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负相遇时光

不负相遇时光

更新时间:2021-07-27 15:21:29

最新章节: “好啦,我们赶紧回去吧,我爸还在等着我们呢。”说着陆其琛便拉上林安歌的手朝着陆公馆去了。他昨天晚上便把自己要回国的消息告诉了自己的父亲,他相信现在他一定在焦急的等着自己。果然,林安歌和陆其琛一进门,陆严明便急切的从里面走了出来,“怎么现在才回来,你们飞机晚点了吗?“”看到陆其琛和林安歌两个人走进来

第六十章 回去上班

听了纪佑南的话,林安歌并没有说什么,只是一个人又继续在沙发上坐了很久,然后突然抬手擦干了自己脸上所有的眼泪,轻轻的吸了吸鼻子,便起身走进了浴室。

身后的纪佑南就那样静静看着林安歌的所有反应。

林安歌现在的表现倒是显得很平静,她进到浴室里面之后用凉水洗了洗脸,冰凉的感觉让他稍微清醒了一些,抬起头来,林安歌看着此时镜子里面有些狼狈的自己,双眼已经哭得红肿。

她一直都记得,曾经的她也有过这样的狼狈,那个时候她就告诉自己,她不想再经历一次那样的状态,只是如今看来,她好像没有能够履行对自己的承诺。

洗完脸之后,林安歌又在自己的包里找到了她平时用的一些很简单的化妆品,给自己化了个妆,然后便走到了客厅。

此时的纪佑南只是紧紧的盯着林安歌在看。

“你要出门吗?”看到林安歌把自己收拾得这么好,纪佑南下意识的问道。

“我也该去上班了,我已经请假很久了,之前生病,现在病也好了,总不能天天在家里呆着吧。”林安歌说着低头看了看自己现在这身打扮。

“上班?你现在要去上班?你确定你现在的状态能去上班吗?”纪佑南有些担心的说道,他看得出来,林安歌现在已经是受到了非常巨大的打击,她只是担心,她如果出门之后会因为自己的状态会遇到什么危险。

“我觉得我的状态很好啊,病也早就好了,而且画廊里的工作我不回去只能辛苦的那些同事帮我做,我自己也觉得愧疚,既然我现在已经能够活蹦乱跳了,为什么不回去上班啊。”

林安歌刻意忽略了纪佑南话里的另一层意思,纪佑南只是无奈的皱了一下眉头,“我的意思不是说你的胃病,而是你的心病。”他知道林安歌在跟自己装傻,可是他却不想让这个时候的林安歌跟自己这么糊弄下去。

林安歌低了低头,然后又吸了一下鼻子,她就用很坚定的眼神看着纪佑南,“我的心没有病,佑南,你放心吧,从今天起,我会以一颗坚强的心态面对我身边的一切的,我的生活会重新回到我自己的轨道上,一切都会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我们都可以生活的很好。”说着,林安歌强行挤出了一个非常难看的笑容给纪佑南,然后便转身离开了。

纪佑南只是向前迈了一步,他想要拦住林安歌,可是却没有一个能够拦住她的理由,他知道,如今的林安歌可能确实需要来做一些事情,才能够让她转移注意力,或许上班对她来说并不是一件坏事。

其实事实上,纪佑南之所以会这么担心林安歌,只是因为他低估了林安歌的坚强,他依然认为林安歌依旧是当年那个被自己欺负了之后,便会躲起来哭鼻子的弱小的女生。

只是他不知道,那几年的煎熬,已经让她的心变得足够强大。

林安歌来到画廊的时候,简霄霄整个人都惊了一下,立马走到了她的办公桌旁边,上下打量了一下林安歌,在确定她看起来没事之后,又有些狐疑的凑在她的耳边问道,“你怎么来上班了?你的事情都解决了?”林安歌转头看了一眼简霄霄,知道她问的事情就是关于陆其琛的事情。

“什么事情?”但是即便她知道,却依然还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别跟我装傻,你知道我问的是什么?你们俩怎么样了?”

此时的简霄霄倒显得有些担忧,就像是一个母亲担心自己女儿的婚姻状况一样。

“还能怎么样啊,我们俩早就结束了,五年前就结束了,你明白吗霄霄,他不该回来,就算他回来,我们也不该有任何的牵扯,如今把一切断的干干净净,这就是我们命定的结局。”林安歌转过头来,很坚定的看着简霄霄,一字一顿的说道。

看到此时林安歌的状态,简霄霄整个人都吓了一跳,她只是觉得林安歌的眼神中充满了杀气,而且是一股很浓郁的杀气,她便不敢再继续问下去,她觉得这个时候还是不要打扰她为好。

“那,那你的身体呢?医生说你可以来上班了吗?”简霄霄只能换一个话题来关心林安歌。

“应该没事了吧,还没有回医院复查,过两天再去医院看看吧,上班应该是没问题。”林安歌说着便看了看自己桌子上的文件。

“周老板画展的工作你们处理的怎么样了?还有没解决的问题吗?拿过来我看看吧。”一回到画廊,一回到自己的工作岗位上,林安歌便立马进入了工作状态。

毕竟他能够成为杨柳画廊的支柱,也都是有原因的,她可是完全靠着实力而不仅仅只是因为跟刘杨是好朋友。

“你要这么说的话,还真有一个问题需要你来帮我解决一下。”说着简霄霄便走回到了自己的办公桌上,拿了一沓资料,递到了林安歌的面前。

接过资料,林安歌便仔细的翻看了一下。

“周老板这次让我们画展帮忙展出了23幅画,其中很多都是他的代表作,但是周老板有三福比较有知名度的画前几年被他卖给了本市林先生,周老板的意思是希望在这次画展上把那三幅画一同展出,所以现在我们就需要从李先生那里把这三幅画借出来,可是我们沟通过这位林先生,他始终不愿意把画给我们展出,所以这现在还是一个沟通问题,我们到现在还没有解决。”

简霄霄说着,也有些头痛的揉了揉头发。

眼看画展在即,却还有这么大的一个问题,没有搞明白,整个画廊的人都有些焦虑,但是他们已经尝试了很多方法,试图派很多人去跟这位林先生交流一下,无论是借还是租,他都不肯松口,所以一时之间大家也都一筹莫展。

林安歌此时正在认真的翻看那些资料,眉头也忍不住的微微皱了起来,她每次都这样遇到很难的问题的时候,都会忍不住的皱眉。

一旁的简霄霄看着林安歌在这么认真,也并没有出声打扰她,只是在等她看完资料之后再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