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负相遇时光

不负相遇时光

更新时间:2021-07-27 15:21:29

最新章节: “好啦,我们赶紧回去吧,我爸还在等着我们呢。”说着陆其琛便拉上林安歌的手朝着陆公馆去了。他昨天晚上便把自己要回国的消息告诉了自己的父亲,他相信现在他一定在焦急的等着自己。果然,林安歌和陆其琛一进门,陆严明便急切的从里面走了出来,“怎么现在才回来,你们飞机晚点了吗?“”看到陆其琛和林安歌两个人走进来

第五章 出事了

此时,起身,回家。

林安歌刚走两步,发现有些异样。抬起头,陆其琛正缓缓走过来!

他身材伟岸,肤色古铜,五官轮廓分明而深邃,犹如希腊的雕塑,幽暗深邃的冰眸子,显得狂野不羁。俊美的脸上此时噙着一抹意味不明的微笑。

如同第一次遇见那般,这样的笑,少了温度。她呆愣的站在原地,嘴唇微启,“其琛。”

陆其琛一袭黑色大衣,经过她的身边时停顿了脚步。

“林安歌,这五年你想过我么?”

表面轻描淡写的一句问候,内心却早已波涛云集!

她错愕的撇过头,连句想念都无法开口。

“想我怎么不联系我?”陆其琛追问。

“我以为,”她微微偏过头,左耳能感受到男人突出的温热气体。“我以为你不希望和我联系。”这样近的距离,让林安歌的心脏剧烈的跳动起来。

“怎么会,我在异国他乡,每一刻都在想你。想着回来后,怎么才能让你,真的体会绝望……”

林安歌向后退了一步,躲避他的温热呼吸。

“林安歌,记得你欠我的。”冰冷的声音顺着刺骨的寒风飘进林安歌的耳朵,像一条蛇,林安歌害怕的颤抖起来。

“你想做什么?陆其琛,那些都过去了,都过去五年了……”她倔强的不让自己显得太过卑微。

“过去?林安歌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没心没肺!我陆其琛不让它过去它就过不去!”

陆其琛的话就像一根绳子紧紧盘绕在自己的脖子上。

“你要是恨我就冲我来,不要对刘杨的画廊下手!”鼓足勇气喊完后才发现,陆其琛早已离开了她的视线。

怎么会不紧张,那是陆其琛啊!

她就像一个机器人一样,热血瞬间都结成冰。

恍恍惚惚,坐上了回去的车。一路上她都塞着耳机,将声音开到最大,假装若无其事的玩着手游。

直到躺在自己家的大床上,才委屈的放声大哭起来。

回国后两次见面,每一次都让她心力交瘁。这些年,她躲避所有情感,连经常听的电台都不敢打开,却还是在他面前输的一塌糊涂。

清晨,林安歌猛的醒了过来,女人精准的第六感告诉她,这一定不是平凡的一天。

坐在梳妆台前,头发蓬松盘起,雪白的耳垂挂着两个银白环状耳环来搭配魅惑的红唇。只是化了淡妆,卷翘的眼睫毛忽闪忽闪,暗红的眼眸散发着妖冶。踩着黑色小皮靴拿起CHANEL包包出门了。

果然!杨柳画廊,门庭若市。

大大小小的摄像机和记者以及凑热闹的路人围在画廊门口,林安歌从包里拿出准备好的墨镜和口罩,一番武装后挤了进去。

“你可算来了!电话也不接,知道么,陆其琛放了两幅诺曼•罗克威尔的画在咱这儿!咱画廊可算扬眉吐气一回了!以后这就是咱镇店之宝!”

刘杨一把抓住林安歌,兴奋道。

林安歌摘下墨镜,平淡的脸上看不出一丝一毫的喜悦。耳边不知怎的,就一直回放着昨天陆其琛说的话……

“刘杨,一定要好好保护那两幅画!”

无论如何,她都不会相信陆其琛会这么好心,可不管他要怎样,她都得做好准备。

三天后。

林安歌疲惫的趴在办公桌上,猛地惊醒,立刻跑到走廊上,看到那两幅画安然无恙的挂在墙上,才松了口气。

还没做好,楼下前台小宁敲了两声门就进来了,脸有些红。

“安歌姐,有个男人找你,要不要让他上来,挺,帅的……”

林安歌的心咯噔一下,没来由的紧张起来,还没反应过来,小宁的声音又响起,“他,已经进来了。”

说完就下了楼,办公室里只留下她和陆其琛。

“你来做什么。”

“知道我为什么送你们画么?”陆其琛答非所问,狡黠的笑道。

林安歌不语,咬了咬发白的嘴唇。

“那是再多的钱都买不到的东西。走吧,陪我去鉴赏。”陆其琛这次的态度让她更加捉摸不透,但还是跟着他走了出去。

“他的笔触真实细腻,饶富趣味,生动地展现了凡夫俗子的各种生活层面,技巧地反映出美国梦的理想与现实,并赋予生命独特的见解与意义。你说是么?”她听着陆其琛独到的见解,却无心看画。

顺着陆其琛崇敬的目光,仔细看过去。

“确实很好,这样的精致的画,极其成功地将大众题材和传播性融入传统写实绘画。不仅表达情感,还有生活中的柔情。”

林安歌发自内心的评价赞赏,油然而生出一股敬意。

发觉陆其琛的目光扫射在自己的脸上,她别扭的转了过去。他们两个,已经很久没有一起认真的讨论过这些作品了……

“你很喜欢?”陆其琛语气轻佻,“如果我说,这幅画是假的呢?”

林安歌诧异的看向陆其琛,全身忍不住开始发抖,包括声音。

“你说,这画是假的?!”她大力的呼了一口气,“不可能!你拿来的时候有鉴定书的!”

林安歌仔细的盯着陆其琛的眼睛,不想错过一个细节。

“我的意思是,”陆其琛停顿了一下,微微俯身,低低的笑,眼里却一片冰冷。

“我的画被掉包了。”

“怎么会?我们有监控的,而且我天天看着应该不会……”林安歌发觉不对,画被掉包了陆其琛的脸上却看不出一丝着急。

“是你干的?!”她笃定,就是!气愤地瞪着陆其琛笑起来邪魅的眼睛,“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时间静止了半分多钟,就在她以为陆其琛不会回答她理由的时候,陆其琛若有所思的皱了眉头,修长的手随意地撑在她一侧的墙面上。

“因为,”陆其琛快而准的在林安歌的嘴唇上轻轻啄了一下,“有趣。”

林安歌分明能感受得到,身体的血液猛地一下都集中冲到头顶,自己的头颅快要炸裂了!

冷静,呼吸……

“你想要什么,或者说,怎样才可以把真画拿给我们。”

“你现在倒是聪明多了,大学时候你装的简单纯情,连我都被你的演技蒙在了鼓里,你不是说要永远爱我么,不是还说非我不嫁么!”

陆其琛脸色阴沉,逼近林安歌失魂落魄的双眸,像一只暴怒的狮子。

林安歌呆愣住了,微启嘴唇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她从来没见过这样失了控制的陆其琛,原来,她说的那些话,他都还记得……

“你怎么不说话,恩?骗了我那么多现在连句道歉都开不了口?”

“我没有骗你,其琛……”她复杂的抬起头,闪烁的双眸里写着无辜,想要解释但又不知道怎么开始……

“够了!林安歌,你这幅可怜兮兮的面孔怕不是跟江初晨学的吧!你觉得我还会相信么!”

陆其琛的话让强忍已久的她瞬间崩塌,闪烁的眼睛不在躲避,直视陆其琛,只是,眼里的泪不由自主的冒了出来,划过脸颊。

“给你三天时间,要么拿着户口本和我登记结婚,要么,法庭见。”

说罢,留下一个清瘦孤独的背影,离开了她的视线。

林安歌终于将紧绷着神经松弛了下来,崩溃的坐在了地上。很多年前,她明明比任何人都想成为陆其琛的妻子,可如今……

夜越来越黑,街道上的霓虹灯五光十色,寂寞的气息充斥在无人的街道上空,碎碎微长的发丝遮住了迷茫的眼睛。陆其琛的话不断从四周飘来,是啊,没错,那时候的她,真的以为自己会永远爱陆其琛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