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负相遇时光

不负相遇时光

更新时间:2021-07-27 15:21:29

最新章节: “好啦,我们赶紧回去吧,我爸还在等着我们呢。”说着陆其琛便拉上林安歌的手朝着陆公馆去了。他昨天晚上便把自己要回国的消息告诉了自己的父亲,他相信现在他一定在焦急的等着自己。果然,林安歌和陆其琛一进门,陆严明便急切的从里面走了出来,“怎么现在才回来,你们飞机晚点了吗?“”看到陆其琛和林安歌两个人走进来

第七章 纪佑南回来了

此年。

漆黑的小巷,她已经能一个人穿过,路边的大狼狗也不会再把她吓跑,遇到碰瓷的也能从容面对,有人要她帮忙也会考虑得失。当年的她离现在已经太过遥远了,远的连脾气性格都改变了。

不知不觉,走到了陆氏集团周边的夜市摊。

林安歌摸了摸咕咕叫的肚子,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

对面墙上的广告大屏上,不停循环播放着对陆氏集团陆其琛的个人采访。

“陆先生,为何大手笔买下名画送给?”

“那个画廊的老板是我大学同学,我们关系很好,所以……”陆其琛说起谎话来脸部红心不跳,并罕见的带着回忆的笑容。

“陆先生果然重情义……”记者一番溜须拍马后继续发问。

“那为什么要在今天给全公司放假?今天不是法定放假日,你这样做会不会让公司少挣许多…...”

陆其琛脸上的笑容慢慢凝固,眼睛只只盯着镜头。

林安歌直视大屏,感觉陆其琛就站在自己面前,对话的就是自己。

“今天是个对我来说很特别的日子,少挣的钱对我来说,无所谓。”

林安歌愣了一下,筷子掉在了地上。

他居然还记得!居然还给全公司放假!

今天,是十月的最后一天,他们在一起的日子!就是这一天,他解救了百般受欺负的林安歌,并让她学会了怎么以暴制暴……

看了一遍又一遍,桌子上的面都快凉了才要了双新筷子。

这对现在的林安歌来说,这个日子,早已失去了它原有的意义。

“老板,拿瓶白酒。”她不知道为什么,就想喝酒,哪怕一个人。

一次性杯,白酒倒进去三分之二。

林安歌一饮而尽,脸上早就失去了当年苦涩的面容,淡定的倒下一杯。

正要再次灌进喉咙时,一只手按在了她要抬起的胳膊上。林安歌最讨厌莫名其妙的搭讪者,生气的回头一看!

一身休闲服,一头在灯光下闪闪发亮的亚麻色碎发,触不到底的深邃黑眸子,笔挺的鼻子下那薄而性感的双唇,弯着好看的弧度。

纪佑南!

纪佑南是她的青梅竹马,住在她家隔壁,就连她搬家他也吵着他父母跟着搬,是她妈妈的干儿子,而她也是他父母的干闺女。

“我的天哪!你怎么回来了,也不跟我说一声!”林安歌说话的声音透着兴奋与激动,仔细听还有些哭腔。

一张坏坏的笑脸,连两道浓浓的眉毛也泛起柔柔的涟漪,好像一直都带着笑意,弯弯的,环抱着林安歌的肩膀。

“想你就回来看看你,去了一趟你家没人,谁知道你一个人在这喝闷酒,存心让我着急。”

纪佑南责备的看了看喝剩一半的白酒,心疼的摸了摸林安歌的头。

“呦,法国的空气让你也变得绅士了?忘了是谁小时候老揪我小辫儿,害我老是戴帽子上学。”

林安歌笑嘻嘻的,眼神却不似当年一般干净,纪佑南无比难受,高中读完他就听父母的去了法国读大学,却没想到林安歌变化会如此之大……

“我送你回家。”纪佑南拱下背脊,想要背林安歌走,可林安歌笑的更欢了。

“你一个小屁孩,背我?!哈哈哈哈……我压死你。”说着站起来一跳,跳到了纪佑南的背上,被纪佑南稳稳地接住。

林安歌很惊奇,曾经一起玩耍欺负她的小屁孩,现在都长这么大了,居然还能背自己回家……

“纪佑南,你还记不记得,你抄我作业害我被老师处罚,太可恶了!”林安歌借着酒劲,使劲拧了一下纪佑南的耳朵。

“那我不是也仗义的帮你打过欺负你的男同学么,怎么就不念我点好!”纪佑南吃痛的甩了甩头。

“哈哈哈哈,你还说,欺负我最多的就是你!”

“所以你记住,就我可以欺负你,别人都不行!”

“嘿你个小屁孩,你管的挺宽,那你能打得过人家?”

“能不能另说,但这是硬性指标,只有我能欺负你!”

有的人不管多久没见,一旦见了面,关系还能和原来一样,但有的人……

纪佑南背着她,走过一条黑漆漆的小巷,小巷里传出的全是两个人的欢笑声。

转角处。

右转,一个黑影站在路的中央,林安歌一眼就能认出来,那是陆其琛!

林安歌心里一阵狂乱,墨菲定律果然是真的,怎么越不想遇到的人,越是无处不在。

将脸深深埋在纪佑南的背上,心中祈祷着陆其琛认不出来她。

与陆其琛擦肩而过,林安歌觉得心脏就已经跳到嗓子眼儿了,再不过去恐怕命都玩完了,就在这时。

“下来!”陆其琛的声音低沉却有力,如同命令,让她不得不遵从。

林安歌拍了下纪佑南的肩膀,示意让她下来。

“认识?”纪佑南问道。

“恩,认识。”随即补充道,“你先走,我改天再联系你。”

纪佑南不明所以,但想到林安歌让他先走,自然有她的道理吧,就告了声再见就消失在夜色中。

两个人静静地对立而站着,谁也不愿先开口。

林安歌突然闻到了比自己身上更为浓重的酒味,心里更加不安。

“你喝酒了?”林安歌问了个连自己都觉得白痴的问题。

陆其琛没有回答,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林安歌。

“你要没事,我就先走了。”林安歌觉得再站下去,心脏会受不了。

“走?往哪走!”陆其琛用强有力的大手摁着她白皙细嫩的胳膊。推了两步,用力的将她按在墙上,另一只手拦在她的腰间的位置。

“林安歌,你就真的没有爱过我?!”陆其琛的话狠狠刺痛了她的心。

面前的男人,陆其琛,顶着陆家光芒出生,从未受过半点委屈。如此骄傲的男人因为她,居然提出这样祈求的疑问……

见林安歌悲伤的低下头,陆其琛心里的怒火更加压抑不住,性感薄唇直接逼向林安歌娇嫩的双唇。

她知道,这个时候,反抗是没用的了。但出于本能和自尊不得不做出反抗的样子, 但也只能来回晃动着脑袋,其他地方都无法动弹 。而现在,那张嘴正逼向她的双唇。她将脸瞥向一边,他的嘴就自然落在了她的香腮上,响亮的亲吻声让她感到了一股强烈的男人气息。陆其琛的嘴并没有抬起,而是紧贴着她的小脸儿迅速移向她的小嘴儿 ,她只好将脸又快速偏向另一边,而陆其琛的嘴也紧随着她的脸左右移动。终于,那张嘴贴上了她的芳唇,狠狠的吮吸让她几乎透不过气来,浓烈的男人气息完全覆盖了她娇嫩柔软的身躯……

片刻后,一滴眼泪落在了陆其琛的嘴边,随即陆其琛停了下来,松开了怀里哭泣的林安歌。

陆其琛绝望的蹲在了地上,双手紧紧抓着自己的头发。

“林安歌,你赢了。”说完,陆其琛看了眼自己。

“其琛,”林安歌很想开口说,不如我们,从头来过。像《春光乍泄》里的黎耀辉和何宝荣一样,可以从新开始,可是……

连她自己都没有勇气说这句话,陆其琛为何会答应她呢。

犹豫再三,她还是没能说,看向陆其琛的位置,只留下一个抽了半根的烟头,闪着烟头上的火星子。

他走了,这次更绝望吧。

林安歌眨巴了下眼睛看向天空,眼泪扑簌的落了下来。

再见了,我那么那么爱你,虽然笨拙,虽然手无寸铁,但也努力做了很多。有些遗憾,但我还是要把爱情还给你,把你的骄傲也还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