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负相遇时光

不负相遇时光

更新时间:2021-07-27 15:21:29

最新章节: “好啦,我们赶紧回去吧,我爸还在等着我们呢。”说着陆其琛便拉上林安歌的手朝着陆公馆去了。他昨天晚上便把自己要回国的消息告诉了自己的父亲,他相信现在他一定在焦急的等着自己。果然,林安歌和陆其琛一进门,陆严明便急切的从里面走了出来,“怎么现在才回来,你们飞机晚点了吗?“”看到陆其琛和林安歌两个人走进来

第九十九章 二十年前的人

这个时候陆严明才回过神呢,立马调整了一下情绪,“我能进去跟你谈谈了。”本来气势汹汹的陆严明此时的语气也忍不住变得温柔。

他不觉得世界上会有这么巧合的事情,如果没有关系的两个人真长得这么相像,他真的不敢相信。

所以陆严明觉得眼前的这个女孩,跟自己曾经的那个爱人一定是什么不可分割的关系。

“可以,您跟我进来吧。”林安歌很恭敬的带着陆严明进到了房间里,他是陆其琛的父亲,她自然会尊重他。

而陆严明的目光,便一直停留在林安歌的身上一刻都没有离开过,被陆严明这样盯着看,林安歌还有些不自在。

进到了房间里之后,林安歌便立马很有礼貌的给陆严明倒了杯水,然后放在他面前的桌子上,“陆伯伯,您喝水吧。”

一时之间,林安歌坐在一旁的沙发上,不知道要说些什么,她并不知道陆严明这次来找她的目的是什么,只是看了一眼陆严明的方向。

而陆严明好像忘了他这次来的目的似的,一直只是盯着林安歌在看。

“陆伯伯,您今天来找我是有什么事吗?”这个时候林安歌才开口问道,打破了此时两个人很尴尬的气氛。

“我有一个不知道是否礼貌的问题,想要问你一下。”陆严明现在完全把自己今天来这里的目的放在了脑后,因为他现在迫切的想要确定一个问题。

“您问就好了陆伯伯,没有什么礼不礼貌的。”

林安歌只是觉得,他可能想要问的是自己跟陆其琛之间的关系吧。

“你认识李桃花吗?你跟她有什么关系吗?”李桃花这个名字,20多年来他从来都没有忘记过。

听到这个名字,林安歌的眉毛立马皱了起来。“您认识我的母亲?”

在听完林安歌的话之后,陆严明脸上立马生出了一丝丝的哀伤,果然就像他想的那样,她们之间真的有这样剪不断的关系,不然这两张脸怎么可能这样的相像?

“她……算是我的一位故人了吧,20多年前相识,因为一些不得已的原因分开了,没想到她的女儿已经长这么大了,我们有20多年没见了吧,但是今天我一看到你,便猜想你跟她一定有关系,因为你跟她……长得实在太像了。”

陆严明的语气中充满了对过往的回忆,以及还有一丝丝悔恨的意味。听到陆严明的话,林安歌也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没想到您认识我的母亲,这还真的算是缘分。”

林安歌也不知道这是不是老天安排的缘分,自己的母亲跟陆其琛的父亲,有这样的感情纠葛,而如今自己跟陆其琛也依然在这样的感情中纠葛着。

“很多人都说我跟母亲长得很像。”这种话她从小就听人说起,也有很多人夸她长得跟她的母亲一样的美。

林安歌并没有多问,陆严明跟自己的母亲当初是怎么认识的,又是什么关系,后来又因为什么不得已的原因分开。

她通过陆严明的表情可以看得出来,他与母亲之间一定有着一段感情纠葛,而且这段感情,他从来都没有放下过,不然也不可能在20年后看到自己,就露出这么失态的表情。

“确实跟她长得很像,或者说几乎一模一样,你现在的脸像极了她年轻时候的样子,都是那般的美丽而又明艳。”这个时候,陆严明不禁想起了当年的桃花。

那个桃花就那样开在了他的心上,让他这么多年来,始终都没有忘记过。

“所以说,您今天来找我,是为了我母亲的事吗?”林安歌有些疑惑的问道。

这个时候,陆严明才想起来自己今天来的目的,可是本来心里的怒火,在这一秒也都烟消云散了,面对眼前这个女孩,这个跟自己心里心爱的那个人长得一模一样的女孩,他不敢相信,她会做出那样爱慕虚荣攀高枝的事情。

这个时候林安歌才注意到在陆严明的身旁放了一个箱子,是一个很大的箱子,她并不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可是她心里有一种预感,箱子里面的东西应该是给她的。

“我这次来,并不是为了你母亲的事,只是见到了你,让我想起了她而已,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可以给你讲讲,我们以前的故事。”陆严明并不急着向她询问,与陆其琛的事情。

林安歌点了点头,对于自己母亲的过往,她确实毫不知情,她经常看到自己的母亲一个人,躲在房间里看着抽屉里面的一张照片,可是每次当她走进去之后,她又会快速的将照片放进柜子里,然后将柜子锁上。

她从来没有看到过那张照片上的人,但是今天她有些明白了,自己眼前的这位陆其琛的父亲,应该就是母亲照片上的那个人,看来这么多年,母亲也始终没有忘记这个男人。

“其实,我们俩的故事很长,那个年代,受着很多的束缚,我们俩的相识也像那个年代的故事那样,因为住得近,所以从小就认识。我从小就很喜欢她,那个时候的愿望就是长大能够娶她,幸运的是,她也喜欢我,我本以为我们两个注定会成为夫妻。”说到这儿,陆严明忍不住轻轻地叹了一口气,摘下了自己的眼镜,揉了揉眉心,然后又继续说道。

“可是那个时候,恰巧赶当地的知识服务活动,我作为青年代表,便被派往山区去当支教,目前是提高乡下的知识水平。那个时候的我们没有权利拒绝,更没有能力抗拒,我只能接受这个任务,到乡下去当老师,其实我有问过她要不要跟我一起走,我相信她也是愿意的,只不过天意弄人,你母亲的母亲也就是你的姥姥重病,身边离不了你母亲的伺候,她也就不能跟我到乡下去,自从那以后,我们便分开了,从此以后过了20多年,我再也没有她的音讯,这么多年,即便我娶妻生子,白手起家有了今天陆氏这么大的产业,但是我没有哪一天是不去想她的,我对她的思念20年来也从来没有断过,我时常在想,没了我,她后来的生活变成了什么样子,是否已经成婚,是否已经有了孩子?有了孩子是儿子还是女儿,如果女儿的话就好了,那样我可以找到她,然后让我的儿子娶她的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