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负相遇时光

不负相遇时光

更新时间:2021-07-27 15:21:29

最新章节: “好啦,我们赶紧回去吧,我爸还在等着我们呢。”说着陆其琛便拉上林安歌的手朝着陆公馆去了。他昨天晚上便把自己要回国的消息告诉了自己的父亲,他相信现在他一定在焦急的等着自己。果然,林安歌和陆其琛一进门,陆严明便急切的从里面走了出来,“怎么现在才回来,你们飞机晚点了吗?“”看到陆其琛和林安歌两个人走进来

第一百零二章 把钱留下

“老天从来都没有善待过我们,你哪里来的最好的安排呀?”陆严明说着深深的叹了口气。

也许他现在只能觉得老天是公平的吧,毕竟老天已经给了他如今的身份和地位,又怎么可能在给他想要的爱情呢。

“陆伯伯,我还是希望你,不要把我还爱着其琛的事情告诉他,既然他一定要娶江初晨,那么我跟他就应该有一个彻底的了断,不然就算他们结了婚,也不可能幸福的,那样对我们所有人都不好。”

听了林安歌的话,陆严明虽然为难,但是还是艰难的点了点头,事到如今,他也没有别的选择。

“孩子,以后如果有任何的困难和问题,记得一定来找陆伯伯,我一定会竭尽全力帮你的,任何问题,都可以来找我。”说着陆严明紧紧的握住了林安歌的手,仿佛像在跟自己的亲生女儿说话一样。

“谢谢您,陆伯伯,我会告诉我的母亲,我遇到了您,我相信她应该会很高兴听到您的消息。”林安歌虽然不清楚自己母亲心里在想什么,可是她就是觉得她应该会高兴。

“那就麻烦你了,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可能的话,你可以替我问问她,愿不愿意见见我?”

既然林安歌说她的父亲几年前就已经去世了,而他的妻子也死了很多年了,这个时候如果他想要见她,应该没有什么问题了吧。

“我会的。”林安歌希望能看到自己母亲快乐,也许她依然不愿意跟陆严明有任何的关系,只是单单见一面,应该就可以让她高兴起来吧。

深深的叹了口气,陆严明便准备离开了,虽然还有很多的话想说,可是一时之间却不知道要如何开口,“孩子,我就先回去了,我们随时保持联系,这是我的电话号码。”说着陆严明便把自己的名片掏出来,放在了林安歌的手里。

林安歌接过了名片,看了一眼,放在了口袋里,“陆伯伯,那个箱子里面的钱,你能留给我吗?”

林安歌说着,看了眼陆严明身后的箱子,陆严明也转头看了一眼自己身后的箱子。

“你是遇到什么麻烦了,需要钱用吗?”陆严明的脸上有一些担忧。

“并不是的,陆伯伯,你不要多想,我只是害怕其琛会不愿意听从您的安排乖乖的娶江初晨,也算是给了您一个说服他的理由,不是吗?”林安歌说着,轻轻的笑了笑。

听了林安歌的话,陆严明立马就明白了林安歌的意思。

“你真的希望为了他,这么委屈自己吗?”看来她真的不愧是自己心爱的女人的女儿,能为了自己心上人做到这种份上,的确让人敬佩。

“没什么委不委屈的,既然这是我们必须要面对的结局,我就要想办法让陆其琛也接受这样的结局,不是吗?注定要了断得清楚一些,他也必须要娶江初晨,如果他不愿意,你就告诉他,我已经拿了您的钱,答应与他彻底分开了,那样他就会对我彻底死心了吧。”

林安歌说着,忍不住轻轻地笑了笑,她没想到这种只有在电视剧里面才能看到的剧情,如今竟然也发生在她身上。

“我只是觉得这么做对你来说太不公平了,当初受委屈的就是你的母亲,如今你受的委屈比她还大,让我这个做长辈的,怎么能够忍心。”

虽然与林安歌相处的时间很短,但是陆严明已经深刻的体会到她是一个好女孩,看着她如此隐忍自己的情感,他还是非常心痛的。

“我已经觉得老天待我很好了,它能够让其琛出现在我的生命里过,能让我跟其琛有一段那样的姻缘,我就已经很满足了,至于现在,我们不得已要分开,也都是我们自己一路走到了现在,怪不得别人,更怪不得老天无情。”

林安歌说着,嘴角露出了一抹苦涩的笑容,毕竟谁又能想得到,她的脑袋里会长一颗肿瘤呢?

“这些钱,就先放在你这里吧,但是如果不到万不得已,我也不会把这件事情拿出来,当作说服其琛的借口的,我只希望无论最后结果如何,你跟其琛都能保持着彼此最纯真的印象。”

他也爱过,也有过那样美好的恋情,所以他明白有些东西,会在彼此的心里留下一个永远抹不去的印记。

林安歌张了张口,本来还想再说些什么,还是咽了回去。

她想说的是,她倒是希望陆严明会直接把这样的事情告诉陆其琛,这样他也许就会因为对自己失望而放下自己,也能够给自己一些时间,让她去等自己的检查结果。

她不得不去做最坏的打算,如果检查结果显示她脑部的肿瘤是恶性的,她必须跟陆其琛彻底做个了断,那她现在所做的一切,只是很好的铺垫。

她现在的状况,已经没有办法去往好的方向思考了,至于以后要怎么解释,她也没有心情去想。

“那好,孩子,照顾好自己,为了你的母亲,也有一部分为了我。”虽然有些不舍,但是陆严明还是只能暂且离开。

送出了陆严明,回到了房间里,林安歌看了一眼,被陆严明留在桌子上的那个箱子,她昏昏的走了过去,蹲坐在地板上,然后打开了箱子,看着里面的那些鲜红的人民币,然后低头苦涩的笑了笑。

也许在这个时候,她真的希望自己是一个爱慕虚荣的女人,可以为了钱毫不犹豫的离开陆其琛,那样也可以让他对自己彻底死心,但是现在呢,她只能用这些虚假的理由,去欺骗他了。

不由自主的,林安歌眼角的眼泪又流了下来,现在家里只有她自己,她也放心的哭了起来,就那样趴在地上任由自己哭出声音来。

也就只有当她自己一个人的时候,她才能这样毫无顾忌的把自己的脆弱表现出来,当然这些脆弱也只能表现给她自己一个人看。

与林安歌分开之后,陆严明的心情一直是沉重的,不仅仅只是为了林安歌和陆其琛之间的感情,更多的是为了他此时心中想念的那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