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负相遇时光

不负相遇时光

更新时间:2021-07-27 15:21:29

最新章节: “好啦,我们赶紧回去吧,我爸还在等着我们呢。”说着陆其琛便拉上林安歌的手朝着陆公馆去了。他昨天晚上便把自己要回国的消息告诉了自己的父亲,他相信现在他一定在焦急的等着自己。果然,林安歌和陆其琛一进门,陆严明便急切的从里面走了出来,“怎么现在才回来,你们飞机晚点了吗?“”看到陆其琛和林安歌两个人走进来

第八章 订婚

三天过得很快,对她来说。

画廊没有传来消息,陆其琛没有告她。但也没有拿着户口本来逼她登记结婚,甚至一次都没有再出现。

虽然看起来,一切都恢复如旧,但林安歌却更加心事重重,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在期待陆其琛逼她结婚,也不知道自己整天到底在忙些什么。

林安歌住处。

“林安歌你快来看!”简霄霄又赖在她家,并且大呼小叫。

林安歌用被子堵住自己的耳朵,她太清楚简霄霄了,总是有使不完的精神头,让她也跟着闲不下来。

自从上次见过陆其琛后,她总是格外容易疲惫。

“安歌,不好了!”简霄霄从客厅光着脚飞到林安歌的床上,使劲摇晃着床中央的的身体。

林安歌烦躁的把头拿了出来,佯装愤怒的等着简霄霄说出原因。

“陆其琛和江初晨,订婚了!”

轰!

林安歌突然觉得头脑里一片空白,还嗡嗡作响了起来。一瞬间,她也不知道自己该用什么态度来面对这件事。

本来,她们分开,就有选择别人的权力。何况,是陪伴了他国外时光五年的江初晨……

“知道了。”仓促回应了简霄霄,一个人站在窗边打开窗户,任冷风进来刺激着皮肤。

也许,这样也好,起码江初晨也是真的爱他。但自己的心为何还是如此痛……

杨柳画廊。

“安歌姐,有个漂亮姐姐找你。”前台小宁跑上来汇报。

林安歌一听到有人找自己,心里本能的感到厌恶,但还是出于礼貌,随小宁走了下去。

江初晨!

林安歌的厌恶和不安更为交融。

“安歌!”江初晨摆出与她交情非凡的姿态,热情的抱着她的胳膊。

大厅里站的还有几个同事和前来欣赏画的客人,林安歌想躲又奈何怕尴尬,就杵在那一动不动,等着江初晨带给她的坏消息。

“什么事?”只好不动声色的推开江初晨的双手,压着烦躁之气。

“安歌,你没看电视难道也不看报纸了?我和其琛要订婚了!我这不是太高兴了嘛,来给你送喜帖,喜糖在座的都有份儿哦!”

大厅里顿时响起一片来自恭喜的掌声,只有林安歌没有反应,显得格格不入。

“安歌,”江初晨眼底透着一丝狡黠,摇晃了一下她的肩膀。“你是不是太替我高兴了傻了!我刚收到其琛的信息时也是这个反应呢,嘻嘻……这么多年的努力,可算让我修成正果了!”

江初晨表现得十分开心,连她自己都看不出来这是她在故意炫耀,还是真的因为苦尽甘来而乐。

“那,恭喜了。”她实在是不知道该用什么词儿来应对。

“安歌我就知道!你这么善良一定会祝福我的,虽然我们曾经有过不愉快,可你还是会真心祝福我的,太好了,那我的婚礼你会来参加的对么?”

江初晨从走进来的每一句话,都深深扎进她脆弱的心脏,伤痕累累却不被放过,也无处躲藏。

林安歌佯装勇敢的抬起了骄傲的头颅,眼泪也听话的没有掉落下来。

“我去。”

虽然,很痛。

但也许,亲自目睹后,就会完全让自己的幻想和愧疚随着结束,也许,那是赴死,也是重生呢……

陆氏集团。

江初晨身穿一件撞色雪纺拼接知性气质OL文雅性感夜店修身包臀连衣裙子,使得身材完美地展现了出来,性感迷人,妩媚至极,一进公司大门就成为了全场的亮点,优雅的踩着恨天高,以女主人的姿态走向电梯,按了顶楼的按键,一般只有陆家人才能去顶楼,而她也得到了这份殊荣……

“铛铛……”敲了两下门,直接推开。

“其琛,下班后有空么,我想和你谈谈婚礼的细节,毕竟有很多事我还做不了主。”江初晨有些害羞的说道。

陆其琛只微微抬起头扫了一眼面前的人,又专心看着手头的资料,间隔了好几秒才回答。

“有什么事现在说,下班后我很忙。”

江初晨一瞬间脸都阴沉了下来,但下一秒又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坐在了沙发上。

“有些事,我不知道该不该说……”

“那就别说了,我很忙。”

陆其琛的言语中不含一丝温度,场面一度很尴尬。

“是关于林安歌的事。”江初晨一句话勾起了陆其琛的兴趣,陆其琛放下手里的资料,将目光投向欲说还休的江初晨。

见陆其琛来了精神,江初晨也变得有些兴奋起来。

“我和安歌是大学室友,也是好朋友嘛,我就去告诉她我要和你结婚的事,然后你猜怎么着?”

江初晨故意卖着关子,陆其琛紧张的盯着江初晨的嘴巴。

“安歌不仅收了喜帖,还开心的吃着喜糖恭喜我呢!最后还说要来参加我们的婚礼,沾沾喜气!”

陆其琛手一晃,一不小心将咖啡洒在了自己的西裤上。

恭喜她?林安歌你居然恭喜我和她!

这算什么!

陆其琛愣了有半分钟,才想到面前故意来透露这个消息的女人。

“很好,”陆其琛对着江初晨露出一个似笑非笑的表情,“没别的事,你就先走吧,婚礼的事有人操心,你只要准备好就行了。”

江初晨大大方方的走出了办公室,接着走出了公司。

这次,你们该彻底死心了吧。

办公室内,陆其琛发生似的将所有文件和资料扔了一地,颓废的半躺在沙发上,望着落地窗外的天空。

突然想到,很久以前,林安歌说过她心里最浪漫的事情就是和他去拉萨爬山,然后在山顶扎个帐篷,然后等着看日出。

陆其琛笑了笑,眼泪在眼眶里打转,不曾掉落。

他总是嘲笑她这个心愿,可怎么也没拗过执着可爱的她的央求,好不容易答应了她,会一起完成,却因为各种理由错过……

那时候,就该奋不顾身去的……

突然,陆其琛猛地一个翻身,站了起来,他还是决定,去一次,哪怕是自己一个人。

匆匆拨打电话,“张秘书,订一张去拉萨米拉山口的票,在准备一些爬山需要的东西,对了!还要一个帐篷。”

“请问陆总,是你一个人去还是和……”

“一个人,今晚出发。”

陆其琛放下电话,心里的慌乱也慢慢平复了下来。

第二天。

陆其琛一身爬山专用装备,站在气势磅礴的米拉山脚下。

刚开始的两个小时,陆其琛脚步飞快,超越了很多一同上前的人,可越往后,他的腿上如灌了铅般,也越来越慢。

陆其琛额头上渗出了一片细密的汗水,却还是顽强的不肯休息。

终于,看到了里程碑上写着“还有2500米到达顶峰”。陆其琛心里一算米拉山口海拔5013米,原来一上午的时间,只不过到了半山腰。

必须加快速度了,不然天一黑,有夜盲症的他就看不清路了!

又过了一个小时,他突然觉得有些头痛,不过没很在意。可是又过了一刻钟,他居然摔倒在了地上,呼吸也感到很困难,并且明显感到一阵眩晕。

晃了晃头,集中注意力!这是起高原反应的现象!

陆其琛打开包,吸了吸氧气,恢复过来后,犹豫着到底还要不要往上走。一般正确的做法是吸氧后迅速原路返回,可他不甘心就这么走掉。

氧气一点一点被消耗,陆其琛走的也更为艰难。

手一抖,氧气瓶滑落到了一侧的树枝旁,他弯腰去捡,可脑子里像炸了一样,熟悉的眩晕感突然袭来,好不容易抓住了氧气瓶,可自己却跟着滚落了下去……

中央医院。

“医生,他什么时候会醒?”陆氏集团总裁——陆其琛的父亲问。

“我们不敢保证,他在爬山途中严重缺氧,到现在为止,他的心脏还没恢复正常人的跳动频率。”

江初晨站在一旁,就静静地看着躺在病床上脸色发白的陆其琛,忍不住为自己感到委屈,放声痛哭。

她以为她终于可以过上上等人的生活了,终于不用受到别人的冷眼和可怜了,可如今居然会是这个局面……

陆氏集团的领导层纷纷以为江初晨哭泣的原因是陆其琛昏迷不醒,上前安慰江初晨。

次日。

林安歌一边喝着咖啡,一边读着刚送来的晨报,突然,手微微一颤,咖啡杯猛地掉在了地上。

“陆其琛拉萨爬山,因高原反应滚落,至今昏迷不醒!”

她顾不得烫不烫,更顾不得去打扫,拿着手机一遍一遍拨打着陆其琛的电话,却是关机。

拉萨,爬山,这是她的心愿,却由他付出实践,伤的惨重。

泪水不自觉的滚落。

江初晨!

她一定知道,陆其琛在哪,可就是不知道会不会告诉自己,算了,试一试!

林安歌拨打通了江初晨的电话。

“他在哪?”林安歌没有一句废话。

“林安歌,你以为我会告诉你么?你太天真了!就是因为你,他才会这么多年没有正眼看过我,就因为你,他折磨自己,就因为你,从来没爬过高山的他爬山掉下,你还有脸问他在哪?”

江初晨愤怒的压着声音,在陆其琛病房外冲着电话那头低吼。

她已经没有理智可言了,如果陆其琛出了什么问题,她的梦想也就破碎了。

林安歌挂了电话,快速跑了出去,既然没人告诉她,她就只好一个一个找,市里所有大医院的贵宾套房,一个一个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