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负相遇时光

不负相遇时光

更新时间:2021-07-27 15:21:29

最新章节: “好啦,我们赶紧回去吧,我爸还在等着我们呢。”说着陆其琛便拉上林安歌的手朝着陆公馆去了。他昨天晚上便把自己要回国的消息告诉了自己的父亲,他相信现在他一定在焦急的等着自己。果然,林安歌和陆其琛一进门,陆严明便急切的从里面走了出来,“怎么现在才回来,你们飞机晚点了吗?“”看到陆其琛和林安歌两个人走进来

第一百三十六章 最后的告别

这个时候林安歌不禁在想,此时此刻的陆其琛到底有没有入睡,他是否也像自己一样,坐在窗边看着夜空,无法入眠呢。

城市的另一头,陆公馆里。

陆其琛一个人站在窗边,不停的抽着烟,地上已经散落了一地的烟头,他已经在陆公馆里住了很久了,只是因为他现在不想一个人住在他那冰冷的别墅里,便回来跟他的父亲一起住。

他自从回到房间,便一直站在窗边抽着烟,他不想入睡,他怕自己睡了之后再醒来,发现这一切都是虚幻的。

他要这样清醒的站到第二天天亮,然后等时间一到便去接林安歌,他迫切的想要知道,林安歌到底隐瞒了什么。

第二天一早,纪佑南很早便起身了,他昨晚喝酒喝到凌晨,同样也没有入睡,这一晚,他脑子里到底在想些什么,他自己都不知道。

天刚亮,他便起来走到厨房,替林安歌准备了早饭。

走到林安歌的房门口时,纪佑南想敲敲门告诉林安歌,自己要去上班了,可是他发现,现在他连敲响这个房门的勇气都没有。

抬起的手微微的放下,就在他刚转身的时候,林安歌的房门却打开了。

听到了身后房门被打开的声音,纪佑南便立马转过身来,看着身后站着的人,因为一夜未眠,林安歌整个人显得有些憔悴。

“醒的这么早。”纪佑南的语气中带着一丝淡淡的忧伤。

他在想,可能因为林安歌太高兴了吧,所以因为兴奋便起得这么早。

“你要去上班吗?”林安歌根本就没有睡,所以当纪佑南进厨房做早饭的时候,她便听到了,纪佑南走到她门前的脚步声,所以她也想象得到纪佑南在房门口,犹豫不决要敲房门时候的样子,只是她等了很久,都没有听到敲门的声音,便直接打开了房门,走了出来。

在她离开之前,她想要最后看纪佑南一眼。

“嗯,昨晚回来的时候,还留了一些工作没有做完,现在要去处理一下。”

纪佑南说的根本就不是实话,他只是想要尽快离开而已,那样他也就不用再纠结要不要跟林安歌表明心意了。

林安歌只是轻轻的点了点头,然后上前揽住了纪佑南的腰身,将头紧紧埋在他的怀抱里,“答应我,以后不论我在不在你身边,无论我还能不能回来,一定要照顾好自己。”

可能比起陆其琛,她更不放心的是纪佑南,纪佑南太过感性,感性的人往往会受到更大的伤害。

“那你也要答应我,无论以后在哪里跟谁在一起,也一定要照顾好自己,若是那个人让你难受让你伤心,你就回来找我,我一直等你。”

纪佑南并没有真正理解林安歌说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他只是以为,林安歌要回到陆其琛的身边,不会再回来。

可是事实上,林安歌是要出国接受治疗,手术之后,她不知道还能不能活着回来。

从纪佑南的怀抱里退了出来,林安歌轻轻的点了点头,“放心吧,我怎么可能会难过,怎么可能会伤心呢。”

听到林安歌肯定的答复,纪佑南轻轻点了点头,然后转身离开了。

林安歌的答复,相当于间接的告诉他,她不会再回来,无论如何,她都要跟陆其琛在一起,并且一路走下去,既然这样,他也没有再留下来的必要了。

看着纪佑南离开,林安歌一个人在空荡荡的房间里站了很久,很久以后才回过神来,如今就只剩下她一个人了。

缓缓的转身,走回到自己的房间里,打开电脑,查看了一下网上购买的机票,今天上午10点钟的飞机,现在她要开始收拾行李了。

这张机票是她在网上找黑客帮她买的,这样网上就查不到她的交易记录,也就没有人知道她坐了去瑞士的飞机,若是她离开之后,陆其琛和纪佑南要找她,也找不到了。

起身打量了一眼自己的房间,她甚至不知道要带走什么东西,看了很久,箱子里面依旧没有装进一件东西。

明明什么都没有做,但是此时的林安歌却觉得非常的疲惫,倒身躺在床上,她把整个身子都蜷缩了起来,她很想这个时候能有个人给她一个拥抱,可是现在除了她自己将自己抱紧之外,没有任何人能够给她安慰了。

迷迷糊糊中,看了一眼时间,已经八点多了,她赶紧起来收拾东西,如果再不快点,可能就真的来不及赶飞机了。

并没有什么想要带走的,林安歌就是简单的拿了衣柜里的几件衣服,装进箱子里。这行李就算是收拾好了。

那么现在,在她出发之前,她就只剩下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做,就是把她身上所有的现金放到到银行账户上,她若是出国身上带那么多现金,不方便也不安全。

一切都已经收拾妥当了,林安歌拿着行李箱和装着现金的箱子,来到房门口,最后看了房子一眼,然后将写给纪佑南的信放在了桌子上,没有任何的犹豫,转身离开了。

事情已经走到了现在,她已经没有犹豫的余地了,除了这样转身离开,她别无选择。

拿着东西,林安歌来到了银行,开了户,然后将现金存到账户上,并兑换成了美元,做完这些事以后,林安歌看了眼时间,离飞机起飞还有一个多小时,时间还来得及。

从银行里出来之后,林安歌手上只剩下一个行李箱

她搭了一辆出租车,便朝着机场的方向去了,而此时,纪佑南在公司里有些心神不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