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负相遇时光

不负相遇时光

更新时间:2021-07-27 15:21:29

最新章节: “好啦,我们赶紧回去吧,我爸还在等着我们呢。”说着陆其琛便拉上林安歌的手朝着陆公馆去了。他昨天晚上便把自己要回国的消息告诉了自己的父亲,他相信现在他一定在焦急的等着自己。果然,林安歌和陆其琛一进门,陆严明便急切的从里面走了出来,“怎么现在才回来,你们飞机晚点了吗?“”看到陆其琛和林安歌两个人走进来

第一百三十八章 不知道是否来得及

姜医生只能微微的叹了口气,然后说道,“林安歌脑部的肿瘤是恶性的,她在知道了自己的病情之后,便让我帮她隐瞒,所以我才告诉你是良性的。”

在听了姜医生这样的答复之后,纪佑南只是觉得脑袋里面有什么东西坍塌了一样,他甚至来不及思考,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找到安歌。

如果真的像姜医生说的那样,她现在脑部的肿瘤是恶性的,那她现在肯定就是要一个人出国去接受治疗了,他必须在林安歌上飞机之前,把她拦下来。

“姜医生,安歌去哪个国家接受治疗了?你为她推荐了哪个国家的治疗医院你告诉我,现在就告诉我。”

“我答应过林安歌,这件事情不会告诉任何人,你要是想知道……”

“你想看着她死吗?你想让她一个人在异国他乡接受这样的治疗吗?你怎么忍心?”此时纪佑南的语气已经变得有些激动,他不敢想,如果林安歌真的一个人离开了,她后面的生活要如何去度过?

“好好好,你先不要着急,我告诉你就是了,我给她联系了瑞士的医院,她今天上午10点的飞机,便要去瑞士了。”听到纪佑南这样的语气,姜医生实在不忍心继续隐瞒。

就在他刚想要再说些什么的时候,电话那头却传来了嘟嘟的声音,纪佑南已经挂掉了电话,转身冲出了房门。

十点钟的飞机,他以最快的速度赶到机场,应该还来得及,他现在只能这样告诉自己。

一路上,纪佑南将车开得飞快,他根本就没有担心自己的安危,他只是觉得如果他不能够在林安歌上飞机之前将她拦下。

此时的林安歌已经到达了机场, 她坐在候机厅里面,看了一眼自己手里的机票,离登机还有半个多小时,现在就安心的坐在这里,等一会儿就好。

只是偏偏就在林安歌觉得这一切都比较顺利的时候,候机厅的广播突然播报了一条消息,说她乘坐的飞机将要晚点40分钟,听到这样的消息,林安歌忍不住皱了一下眉头,她总觉得这个时候飞机晚点,并不是什么好的兆头。

而此时,依旧赶在路上的纪佑南,不停的在给车子加速,只是他把速度开到最快,依然也来不及了,他到达机场的时候已经十点了,林安歌肯定已经登上了飞机离开了中国。

他本想着买下一班飞往瑞士的飞机去瑞士将林安歌接回来,只是当他冲进机场候机厅的时候,远远的便看到了林安歌,坐在机场的大厅里面,低着头,看不到表情。

他悬着的心在那一刻也在这一刻落了下来,只要林安歌还在,所有的问题都可以解决。

当林安歌一抬头,发现纪佑南正在冲着她跑过来的时候,她也只能微微的叹了一口气,看来老天不会无缘无故的突然在你的计划中安排一个意外,这个意外的出现,总会有着它的作用。

她的航班如果按时起飞,她现在就不可能看到纪佑南了。

纪佑南来到林安歌面前的时候,气息喘得非常厉害,他甚至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只能站在林安歌的面前,努力的调整着呼吸。

“为什么不告诉我?为什么脑部肿瘤是恶性的却不告诉我,为什么要瞒着我,一个人跑到瑞士去接受治疗,你就一点都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是吗?”纪佑南现在也顾不得他们现在在公众场合,就那样冲着林安歌大声的吼了出来。

他是愤怒的,他现在心里的愤怒已经无法控制,对于林安歌所做的这一切,他真的没有办法接受。

听了纪佑南用这样的语气跟她讲话,林安歌并没有觉得意外,这一切也都在她的意料之中。

只是就算她预料的到,这个时候也不知道要用什么话来回应纪佑南,她并不后悔她做的决定,如果再给她一次机会,她依然会做同样的决定。

看到林安歌那样缄口不言的站在面前,纪佑南用力的将她拉进自己的怀里,然后紧紧的抱住。

“不要再这样了好吗?再也不要这样悄无声息的离开了,我说过会永远陪在你身边,无论发生什么,你都不应该从我身边逃离,你应该相信我的,难道不是吗?”纪佑南说这话的时候,声音有些颤抖,他真的在害怕。

“我不知道,现在应该说些什么才能让你不再生气,我只是不想拖累你们而已。”

她本来以为,她可以一个人来面对这一切的,只是刚刚她看到纪佑南出现在自己面前的那一瞬,心里却突然轻松了不少。

面对那未知的未来,那没有结果的未来,她也在害怕,她也在恐慌,她也在期盼着能突然有一个人出现将她留住,所以当纪佑南出现的那一瞬间,她也变轻松了,最起码,这就意味着她不需要一个人面对了。

“跟我回去,一切有我在,我不会让你一个人面对的。”纪佑南说着,直接拉进了林安歌的行李箱,然后将她揽在怀里,便离开了机场。

出了机场,纪佑南便将林安歌塞进了自己的车里,直接带着她想去医院。

“从现在开始,一天24个小时,我会寸步不离的守在你身边,你不要再去想任何的方法将我支走,我绝对不会再给你机会离开的。”一边开着车,纪佑南一边转过头来,对着林安歌严肃的说道。

“你现在知道了,我脑部的肿瘤是恶性的,难道就没有什么想跟我说的吗?”林安歌关注的重点是在这上面。

但是对于纪佑南来说,他最在意的却并不是这个,他没有说话,而是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将车子停在了路边,转头看向个林安歌。

“比起你的离开,恶性肿瘤并不是最糟糕的结果。”他不会因为这样的结果而崩溃,但是他却会因为林安歌的不告而别,而彻底的绝望。